许小年:2019年没有什么不确定的 灰犀牛就蹲在那

时间:2018-12-28 09:15 | 来源:金桥电子网 | 点击: 次 [去老版] [去论坛] [去网店]

核心提示:历史上的灰犀牛 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它的触发就是一家并不大的金融机构雷曼兄弟倒台,引起全球的金融海啸,几乎摧毁了美国的金融体系。有位研究员写了一本书,书的名字叫《

 历史上的“灰犀牛”
许小年:2019年没有什么不确定的 灰犀牛就蹲在那

  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它的触发就是一家并不大的金融机构雷曼兄弟倒台,引起全球的金融海啸,几乎摧毁了美国的金融体系。有位研究员写了一本书,书的名字叫《灰犀牛》。灰犀牛是什么?是我们能够清清楚楚看到的东西,但是由于人性的软弱,心存侥幸,认为它不会冲过来,选择去忽视。这是对人们心理现象研究所得出的结论。意思就是告诉大家,当危险出现的时候,要正视危险,不要采取鸵鸟政策。

  如今各种各样的会议都在展望2019年,我看到很频繁使用的一个词,就是2019年充满了不确定性。在我看来,2019年没有什么不确定的。巨大的灰犀牛就蹲在那里,时刻都有可能冲过来,所以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的并不是去预测不确定性,2019年已经不用再预测了,起码在我看来是蹲着非常确定的几头灰犀牛。

  那我们现在需要研究的是什么?需要关注的是什么?是如何去抗击这几头灰犀牛!我们以为19年政策层面上再出一些利好,以为经济下行了一段时间,19年就会很快好转了,我觉得这都是一厢情愿。人们为什么老是一厢情愿?因为我们改革开放40年,说老实话我们的企业,我们的政府没有经历过经济下行,基本上一帆风顺,借着改革的东风,一路发展壮大。很抱歉地告诉大家,我没有办法跟大家分享什么好消息,因为我的研究告诉我,中国的经济和中国的企业正面临40年以来最艰巨的挑战,没有之一。

  回忆一下40年我们走过的路程。第一次经济的下行,应该在93年到94年宏观紧缩的时候,一大批房地产商倒掉,全国到处看到罢工,为了控制通货膨胀,紧缩银根。但是很快,当货币当通货膨胀控制住之后,经济重新步入快速发展;第二次是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中国当时外向型的经济刚刚开放,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但随着国内扩张性财政政策推出,我们也很快缓过来,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再下一次是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我们都知道政府空前动用资源,推出了4万亿的刺激计划。实际上4万亿只是一个符号,我们投入的资源应该是以10万亿人民币计的。这么大力度的政策性刺激,使我们度过了2008年的危机。所以严格来讲,中国经济在40年的过程中,没有经历过一次完整的经济衰退的考验。在座的各位企业家也不知道在衰退的环境下,如何来改变企业的经营策略。这是我们现在感到有一些茫然和焦虑的原因。我们所面临的调整,应该说是中国经济几十年发展到今天,结构性的矛盾积累下来的一个必然结果。

  中国经济正面临的三头“灰犀牛”

  我今天讲的灰犀牛有三头:第一是工业化的红利已经耗尽,新的增长动能在什么地方?大家都在探索,用官方的语言来讲,就是新旧动能交接的时候出现了一段空档,这个空档宏观上表现为经济增长速度放慢,微观上表现为企业经营越来越困难。第二头灰犀牛,从2008年以来,由于政府采用扩张性的财政和货币政策,人为地维持经济增长,使得我们在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方面空间都越来越小。不仅如此,由于长期的使用货币刺激,使得中国经济内部的负债率越来越高。负债的问题如果不解决,它就是中国经济的第二头灰犀牛。第三头灰犀牛就是中美间的贸易战。但在这三头灰犀牛中,我认为内忧远远大于外患。

  首先是第一头灰犀牛。改革开放前30年,我们享受的改革红利是什么?由于打破了计划体制,允许资源自由流动,特别是我们解放了在中国本来就非常丰富,但是长期受到压抑的企业家资源,使得这些企业家们得到了充分的发挥。我们从一个农业国逐渐转变成一个工业国。前30年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有人讲是中国奇迹,但我认为,在一个农业国向工业国转换的过程中,所谓的中国奇迹是带有引号的。如果说奇迹的话,那也是工业化的奇迹。世界上所有的民族所有的国家在推行工业化的进程中都会产生经济的超常增长。我们的东邻日本在1863年明治维新之后,进入了工业化的轨道,经济增长速度超过了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超过了英国,超过了法国,甚至在有些年份比美国的经济增长速度还要快。结果是什么?结果是一系列的对外扩张,吞并朝 鲜 ,入侵中国东北地区,接着入侵华北,和美国发生激烈冲突,发动了太平洋战争。同样是在20世纪,1871年德意志帝国建立,德国的工业化得以展开。德国人也是凭借它迅速增加的工业实力和军事力量,发起了对英国为首的欧洲秩序的挑战。结果是什么?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一次世界大战打完以后,德国人不服,又打第二次。完了以后,德日这两个国家才明白他们做了什么事情。所以在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在向工业化的道路迈进的时候,经济总是有高速增长。现在的问题是什么?现在的问题是经过40年的经济建设,中国的经济从农业国向工业国的转变已经完成了,资本积累已经结束了。就是刚才我讲的这一些工业化红利逐渐消失,逐渐的褪去了。下一个阶段,经济增长动力在哪里?企业发展的空间在哪里?后工业时代,国家经济发展的思路,企业发展的思路和工业化时代完全不一样。后工业化时代,不是制造的时代,不是扩大产能的时代,不是整合资源的时代,而是研发的时代,创新的时代,新的动能在什么地方?创新!后边我还会再花一点时间讲讲创新的问题。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返回金桥电子网首页

    (责任编辑:JQD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