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选购维护 家电维修 电脑相关 电子制作 电工电子 电气技术 嵌入式类 器件参数

行业新闻

旗下栏目: 热点新闻 行业新闻 渠道资讯 电子要闻 国际传真 市场动态 宏观视点 政策动向 技术法规

苹果减产冲击供应链 富士康厂妹想多挣钱去做华为

来源:未知 作者:雨晨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2-01
摘要:手机之王苹果正在遭遇中年危机。 美国东部时间1月29日,苹果发布了2019财年第一财季报告。数据显示,公司当季营收为843亿美元,同比下降5%,净利润为199.65亿美元,同比下降0.5%。 这

  “手机之王”苹果正在遭遇“中年危机”。
苹果减产冲击供应链 富士康厂妹想多挣钱去做华为

  美国东部时间1月29日,苹果发布了2019财年第一财季报告。数据显示,公司当季营收为843亿美元,同比下降5%,净利润为199.65亿美元,同比下降0.5%。

  这艘由库克掌舵的大船在商海中遭遇减速。而在此之前,苹果采用了减产、降价等策略,意图扭转战局。作为苹果产业链上的“巨头”,富士康和伯恩光学在苹果的策略调整中首当其冲。苹果打个喷嚏,供应链就感冒了。

  “苹果销量下滑,我被辞退了。”“从(2018年)10月初到现在,已经连续好几个月不用加班。”1月中旬,《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富士康和伯恩光学时,听到不少这样的说法。

  ●观澜工厂:工人几个月不用加班了

  出入园区都必选刷卡或者刷脸才能通行的深圳富士康工厂戒备森严,散发着一丝神秘的气息。1月中旬的一个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富士康的两个厂区外徘徊时和几名员工攀谈,听他们描绘着忙碌的工作环境、单调的生活以及销量不佳的iPhone。

  需要最先说明的一点是,富士康产线工人的工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加班情况,如果没有加班,到手的工资并不高。

  记者听到的是,富士康观澜科技园区的iPhone产线工人早在2018年10月初便不再加班,而这里是iPhone的主要组装地点。

  “早上七八点钟上班,下午五点半左右就可以下班了。近几个月,我们的加班情况比较反常,从10月初到现在,已经持续好几个月不用加班,就算申请加班,每个月最多只能加36个钟。”张丽抱怨道:“现在的工资比较少。”

  众所周知,抱上苹果的“大腿”,无疑将给供应链企业的业绩和知名度带来不小的助力,同时,依赖苹果也存在不小的风险。

  2019年1月31日,苹果的股价已降至165美元左右,总市值缩水至7816亿美元。受苹果影响,富士康母公司鸿海(2317,TW)市值也跌破万亿新台币。自3款新iPhone上市以来,外界关于它们销量不佳的声音就不绝于耳,尤其是最近几周,苹果“砍单”、供应商下调业绩预期等一系列消息频繁出现。

  距观澜区12公里外,是富士康龙华科技园区。相比观澜区的“清闲”,在龙华区工作的李晓忙碌多了,她和工友们每天的上班时间为早上7点到晚上7点。“从进了流水线车间就要开始工作,除了中午和晚上各一个钟的吃饭时间,我们都要在产线上做事。但如果当天的产量达到的话,可以6点半下班,如果产量达不到,就得7点半下班。”

  富士康招工报名处的薪资待遇显示,试用期(1~3个月)员工的标准薪资为2300元,综合收入(含加班)为3500~4800元;试用期满(第四个月)标准薪资为2650元,综合收入为4200~6000元(适用生产作业员)。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综合收入的取得,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产线工人的加班情况。周一至周五的加班按照每日变动的工价计算,2018年10月前后,工价为26~28元/小时,现在已经跌至20~22元/小时;周末双休时,加班按照双倍工资计算。“我上个月加班情况还可以。”说这话时,李晓微微露出了笑容,但不待记者再询问其他问题,李晓便行色匆匆地走开了。

  圆圆是被调到龙华区工作的,她告诉记者,iPhone现在“已经收尾”了,可能是卖得不好订单少了,跟她同一批调过来的人主要是做华为手机。

  随后,记者以应聘普工的身份前往富士康龙华招募培训中心。一位工作人员也表示,想多赚钱的话,去做华为手机挺好的,苹果减产了,加班没有做华为的多。

  在这里上班的王林向记者表示,与观澜区“最多加班36小时”相比,龙华科技园区的加班普遍比较多,不少员工可以达到每月80小时。

  王林所在的苹果电脑产线薪资待遇还不错,她每个月平均到手能达到6000元左右。她现在抱怨的,反而是单调、乏味的生活。她希望在富士康龙华科技园区离职后,继续重操旧业卖珠宝玉石:“虽然卖珠宝也比较难,但是最多的一笔赚过5万元。”

  ●伯恩光学:曾每天超2000人应聘

  为苹果供应玻璃盖板及触摸屏的伯恩光学也受到了苹果减产的影响。

  位于深圳坪山新区与惠州交界处的伯恩光学一直十分低调,没有官网、没有太多新闻。不过,在惠州人眼中,伯恩光学是一座“超级”大厂。

  一说到伯恩光学,在惠州跑滴滴的刘明就想起了2015年春节后的那场“史上最牛招聘”,“2014年末,2015年初,伯恩招了好多人,他们在厂门口排队,通宵排,都上新闻了。”

  那一年是伯恩光学招工最疯狂的一年,工厂提供了足足2万个岗位,奈何僧多粥少,每天超过2000人应聘让每个岗位都一职难求。正如刘明所说,不少求职者为了得到面试机会,甚至在工厂门口通宵排队。

  时过境迁,2018年11月,伯恩光学被曝出一夕之间减去5000名临时工。是否有这么多人不得而知,但一位叫周东的年轻人,自称就是在那时被辞退的。那天,离下班时间还有5分钟,负责质检的他正在检查最后几块玻璃,车间主任突然过来通知,这个车间的小时工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周东此后也想过伯恩光学优化员工的原因。在他看来,伯恩光学是帮苹果做手机玻璃的,既然苹果的销量减少了,伯恩光学自然订单也少了。

  陈锐是两年前进入伯恩光学的,一直在“苹果A厂”精磨部工作,精磨和粗磨、精雕部门一起被看作是最苦最脏最累的部门,很多人都不愿在这里工作。

  不过,陈锐觉得与2017年相比,今年明显事情少了很多,“2017年每个月只休两天假,半个月休一次,现在是每个月必须休4天了,强制性的。”在平时工作中,苹果厂还与其他厂存在差异,“现在是每天工作10个小时,其他厂最多有11个小时的,加班费每小时48元,算下来每个月少了1000多元。”

首页 |关于本站 |欢迎投稿 |版权申明 |联系我们 |付款方式 |广告合作 |隐私政策 |会员服务 |安全承诺

Copyright 2009-2016 www.jqdz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金桥电子网(连云港金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1037958号  苏公网安备 32072402010019号